小故事

 公司对面的一家餐馆开张,热热闹闹地放鞭炮,从办公室里看过去,是一家规模中等的家常餐馆。中午下班,几个同事约在一起,过去吃午饭。  一进门,一个女孩笑意盈盈地迎上前来,领我们入座。女孩穿蓝色碎花上衣,蓝布裤,宽宽的裤脚,黑布鞋,蓝头巾,是店... 【阅读全文
  父亲去世七年了,我几次动过写一写他的念头,却总是踌躇、迟疑。原因很奇怪:不写他,就感觉他还活着,一写,白纸黑字的,就感觉他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我怀念父亲,怀念得有些心痛,更有些内疚。父亲生前与我们相处得并不融洽,而我们往往把责任全部推... 【阅读全文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老来得子,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存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  8岁时,父亲带我去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等我放学了,他把我送过去,晚上9点再去接我。到家时,已经... 【阅读全文
  背着画夹,孤独地站在街头凛冽的寒风中,钟成对父亲充满了憎恨。  钟成是富甲一方的巨商之子。父母在四十多岁上才得了他,一家人喜之不尽,爱如珍宝,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噙在口里怕化了。尤其母亲,更是对他百般呵护,宠爱有加。钟成长大后,顽劣异... 【阅读全文
  人身高只有1米43,背上隆起一个大大的包,沉沉地压在身上。他走路时总是佝偻着一步一步前行,遇见上楼,就像是在爬。10多年来,她还没有正眼看过他,虽然这个被称为“骆驼”的矮小男人是给了她生命的父亲。  父亲是城里一... 【阅读全文
  因为工作忙,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母亲家了。  那天,我开车去一个村庄采访,结束时已近黄昏,晚上又有朋友约着吃饭。走到一条僻静的沙石路,远远地,我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近了,看清是一位老人,佝偻着腰,拄一根拐杖,走起路来十分吃力。我落下车玻... 【阅读全文
  利川山区的天气,一向以来都是比较凉爽,可是近几天,天气异样,多云,阴,晴间多云,多云,间晴。空气里,总有一丝郁闷没有化开;天上是灰蒙蒙的,仿佛也压抑着,等待着,发泄情绪的机会。  “看来,还有雷雨下”老金坐在门前... 【阅读全文
  读完朱自清的《背影》,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现在已是一个月未见父亲了,着实有点想他。虽然平常没少通电话,但总觉得见到他的人才会安心。  父亲今年整整59岁了,头上的白发已数不清。父亲生育了我们姊妹三人,我是家中的老大。现在妹妹已经结婚,... 【阅读全文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意外毫无征兆地发生了——一辆小汽车从后面冲了过来,自行车被压扁了,她飞了出去。那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却让她和她的家人铭记终生——她和她家人的幸福生... 【阅读全文
  一  我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费、住宿费、伙食费,家里的负担一下子重了起来。母亲整天愁容满面的,奇怪的是,父亲居然开始喜欢上了唱歌……  父亲的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在乡办木材加工厂里抬大松木的时候,因为失手,... 【阅读全文
  父亲在说这一切的时候,显得非常平静,平静得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我回头的瞬间,看到母亲在门后抹着泪。  也许,生活中总有遗憾。有些爱,只能一生去守望。  我的父亲是位儒雅的知识分子,母亲则是传统的家庭妇女,但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到了谈婚... 【阅读全文
  当时你对我哭,是因为我是不良少年;现在你对我哭,是因为我是博士。  父亲寡言,但很严肃,在同乡与朋友之间深受尊敬、信任。但他有很多想法和别人不太一样,一个就是他喜欢人前教子,在别人面前打骂、教导儿子;第二是相信棒头出孝子,因为我爷爷当年... 【阅读全文
  从小,他就恨他。虽然,他是他的儿子,可儿子又算什么?他在外打工多年,却很少关心过他,也从没回老家来看看,他甚至都不记得父亲长什么模样。  他只记得5岁那年,母亲和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出走,却不想遇到了车祸。自那以后,他拒绝再在别人面... 【阅读全文
  后来那群人都老了,也都病了。  三四十年的矿工生涯之后,他们陆续得了矽肺症:咳嗽、哮喘,长期激烈劳动锻炼出来的筋肉慢慢萎缩,脸颊凹陷、肤色灰白、两眼无神,终日内衣、睡裤一件,窝在家里某个角落的躺椅上,鼻孔塞着氧气管,像受伤的动物一般,动... 【阅读全文
  留个妈,总比留个爹强  我走到病房门口,听见姑姑在里面跟爸唠叨:“我找算命先生看过,就是嫂子跟你争命,你斗不过她,可这回……”我一脚跨进病房,怒不可遏地看着姑姑。  爸是多聪明的人,他... 【阅读全文
  她不知道,一直不知道,这些年,她欠了父亲那么多笑容。  自小,父亲对于她就是个陌生人。  那时,他是远洋轮上的大副,一年365天,至少有200天不在家。虽然他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许多好东西,从裙子、洋娃娃到最新款的游戏机,可是,当他下次回... 【阅读全文
  “等天暖和,你就能玩转转了!”“来,笑一个,Hello!”  这些话出现在一对父女间。不是父亲哄着小女儿玩。而是女儿变着法子逗父亲笑。  父亲是一个“渐冻人”,过去... 【阅读全文
  三月,仍有冬的料峭,但柳丝已经绽出新绿,拨动着赏春人的心弦。  下午,父亲骑着那辆哐当作响的三轮车送我上学。  父亲是个小生意人,每日骑着三轮车送货。父亲从小立志要赚大钱,至今却仍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给岁月留下了一圈又一圈布满灰尘的沧桑... 【阅读全文
  做了两个多月的“孩子王”之后,我格外喜欢上班里那个叫点点的孩子。  点点是个三岁半的小姑娘,苹果脸,大眼睛,卷卷的发,洋娃娃一般可爱。我喜欢她却并不是因为她有这样可爱的面容,现在的小孩子,个个看上去都是可爱漂亮的... 【阅读全文
  16岁那年夏天,父亲用从没有过的、略带羞涩的神态,结结巴巴地对我说,小蔷,我明天中午和朋友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我不屑一顾地甩甩头,说饭有什么好吃的,我不去了。想想不对,父亲很少出去交际应酬,他的生活中差不多只有我,看他吞吞吐吐的样... 【阅读全文
  16岁那年夏天,父亲用从没有过的略带羞涩的神态,结结巴巴地对她说:“小蔷,我明天中午和朋友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她不屑一顾地甩甩头,说:“饭有什么好吃的,我不去。”想想不对,父亲很少... 【阅读全文
  父亲再木讷,为了儿子也会瞬间变得异常果敢;父亲再平庸,也是立在儿子身后的一座大山!  在童周眼里,父亲木讷而平庸。  他不记得父亲做出过什么可以称为重大的举动,倒是处处显露出琐碎和谨小慎微。比如他上初三的时候,由于刚开学那几天发生过几次... 【阅读全文
  高子武在一个旅游景区工作,他的任务是给那些进入地下溶洞的游客划船。地下和地面上的温差很大,暗河里更是阴冷,高子武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  这天下午,三名游客摇晃着身体来租船。高子武闻到他们浑身酒气,就提醒他们穿上救生衣。为首的中年人借... 【阅读全文
  妹妹四岁时,母亲准备把她送人。  那年,我记忆中最苦的一年。尤其到了春二三月间,几乎到了吃上顿没下顿的地步,榆树皮、烂红薯,我们都吃过。当时,我们家就差了讨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母亲下了狠心,准备把妹妹送人。  妹妹长得很机灵,而且... 【阅读全文
  长期以来,父母都为我而骄傲。小的时候,我的成绩好、长得又漂亮,父母带我出去,总能收获一大片赞扬和羡慕。每当听到别人用惊奇的语气说:“啊,老吴,这就是你儿子。小家伙长得真不错。读书怎么样?什么,年年都是三好学生?不简单不简单。... 【阅读全文
  小川自从沉溺于电脑游戏,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正值高三的他,怎么也不听父母的劝阻,每天晚上自习课后都要去网吧玩到深夜才回家,有时甚至连晚自习也不上。父母心里十分着急,这样下去莫说孩子能考上名牌或重点大学,恐怕连一般的大学也考不上啊!  这天... 【阅读全文
  美国前总统里根和小女儿帕蒂曾闹得不可开交,但在里根患老年痴呆症之后,帕蒂就后悔了,那些与父母斗争的日子成了她最痛苦的记忆,她多么希望能再听听父亲的声音和故事,这样的悔悟似乎有点儿晚,但又好像来得及,因为这成就了她的回忆录—&... 【阅读全文
  我们的生命中,让人不堪回首的告别比比皆是。  我父亲是个苦孩子,从小父母双亡,13岁时一个人闯荡到上海。后来进了工厂,扫了盲,过上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慢慢地,他从一个炼钢工人升到了技术员。我母亲是个小学老师,家里有两个男孩子,算不上小康但... 【阅读全文
  庄项平医生家在农村,小时候他家里很穷,不过现在好了,凭着刻苦钻研,他成了有名的脑外科医生。求他做手术的病人,都要给他送红包,没有红包的,你就要等上十天半个月或者更久,才能等到庄大夫做手术,多花住院费不说,还要多经受病痛的折磨。  病房里... 【阅读全文
  被誉为“功夫之王”的李连杰,似乎总是一副硬汉模样,什么也不怕,但那是假象。李连杰说自己其实是个特别胆小的人,尤其在事关女儿的事情上。他说自己是情不自禁地担心女儿会不会出啥意外,懂不懂自我保护,万一遇到突发状况能不...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