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导航

小故事

你是我的眼, 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 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海…… 大飞可是会飞的哦 我叫何小飞,我的爸爸叫何大飞,民工一枚。至于我的妈妈,何大飞从来不提;... 【阅读全文
  那一晚犹在眼前。那一年我12岁,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妹妹在天府之国的大地上紧赶慢赶,就是为了在除夕前回到老家。我这个四川崽儿一直在异地成长,所以在冬日里嗅着川中泥土的气息,目接着一片新奇,激动非凡。  赶到自贡时,最后一班长途客车还是离开了... 【阅读全文
一我6岁那年,父亲去了上海的一个建筑工地打工。父亲第一次看到了外滩和东方明珠,看到了繁华的南京路,看到了我们那个小山村与大上海的巨大落差,父亲忧心忡忡。他实在不想让女儿以后走他的道路,他想让自己的女儿以后出息起来,能到大上海,能过上幸福的日... 【阅读全文
大哥3岁那年双目失明。从大哥看不到光明的那天起,父亲便带着大哥四处求医。大哥的眼睛复明无望。父亲就开始为他的未来操心,努力教会大哥自己缝被、烧饭、穿针引线,还让大哥学得一身好水性。  几年前,父亲患了食道癌。考虑到家庭的经济状况,父亲毅然放... 【阅读全文
  有你在,家才在。  不跟老实人玩心眼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而你... 【阅读全文
男孩小时候特别调皮,家里几乎天天有登门告状的。今天把东家鸡剪了翅膀,明天把西家的柴门拆散了。人家骂骂咧咧找上门来,家人只好忙不迭地赔不是。  八十年代的农村,镇上的摄影师每个月都会背着照相机到村上转一圈儿。那个暮春上午,家人也都穿戴一新,摄... 【阅读全文
男人是在菜地里干了半落子活,扔下锄头进的城。临走前他问女人:“家里还有多少钱。”女人说:“就剩下二百了,留着为儿子交下学期的书费。”“都拿着,书费再想办法。”男人边说边... 【阅读全文
  母亲的遗像在逝去的霞辉中渐渐模糊了,父亲依然忧伤、孤独、憔悴。父亲很辛苦,贫瘠的土地、艰辛的劳作、微薄的收获、全家生计的重担压得父亲直不起腰,他也从没抱怨过什么。母亲能干善良,包揽了一切繁琐的家务,为父亲的劳作提供最可靠的支持和最温柔的... 【阅读全文
  我的村庄,苜蓿花一夜之间绽放,匆匆赶路的南风,被染成紫色。  我在苜蓿地旁的坡上放驴,玩刚编好的蚂蚱笼。你跟着一个叔叔,骄傲地闪过山腰,沿苜蓿地旁的小路,轻快走来。你皮肤白皙,穿着蓝白相间的花格子衬衣,左手的坦克玩具在阳光下发光。  那... 【阅读全文
  算起来,我参加高考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然而一切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我家在农村,高中在县城念,高考的时候父母自然不在身边。那时,我常常羡慕县城的同学,每天早读下课,能吃到父母送来的营养早餐。晚自习下课晚,父母都来学校接,鞍前马后的... 【阅读全文
  父亲来城里看他了。本来,是有单独的卧室给父亲住的,但那天晚上,家里还有两个客人,他便安排父亲和自己一起睡。  九点,父亲洗了脚便要上床。他轻声问:“爸,你不看一会儿电视吗,是战争片。”  父亲呵呵笑:&ldquo... 【阅读全文
  星期天的上午,在普林斯顿的纳索街和华盛顿街交叉的十字街口,红灯亮着,斑马线前的便道上站满了行人。因为街的对面就是一个教堂,要到教堂去做礼拜的人很多。平日里清静的普林斯顿,一下子熙熙攘攘热闹了起来。  看到街对面的红灯变成了一个白色行走的... 【阅读全文
  里克·范贝克是美国密西根州一位工程师,他和妻子婚后不久,女儿迪妮出生了。  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啊!金黄色的头发自然卷曲,圆圆的小脸蛋上闪烁着蓝宝石般的眼睛,这让夫妻俩深深地陶醉。他们不停地亲吻着迪妮的小脸蛋,憧憬着将... 【阅读全文
  2013年9月11日早晨8点35分,钱士强在跟自己的养父母侯永吉夫妇一起,坐了一夜的火车之后,终于到达了沈阳。快步走出车站出口,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朝东陵区方向驶去。一路上,钱士强的心始终被一种焦灼煎熬着。当出租车行驶到桃仙镇,脑中... 【阅读全文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严厉的人。有时岂止是严厉,简直是蛮横霸道、不讲理。一次,他在堂前打二哥,厨下的母亲心疼不过,就叫五六岁的我去“拖”(劝),说:“你阿爷(方言,即阿爸)最疼你了。”父亲... 【阅读全文
  两个双胞胎女儿考入了大学,对于一个寡妇来说,这既是高兴的事,又是烦恼的事。这个完全靠她一个人支撑的家已经够贫寒了,拿什么钱供女儿上学呢?“妈妈,张爷爷的汇款又到了。”听到女儿的这句话,她终于如释重负了。好几年了,... 【阅读全文
  父亲刚退休那阵,每次母亲来电话都抱怨,说父亲就像得了自闭症似的,每天在家除了看电视就是看报纸,怎么劝也不肯出门。母亲说:“英子,有空你也来劝劝你爸,你看咱们小区,那么多老年人每天聚在大门口有说有笑的多开心啊!” ... 【阅读全文
  几年前,当我的儿子很顺利地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还要出差,还有那么多的工作在等着我。  时光飞逝,儿子在我不经意间便学会了自己吃饭,在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学会了叫第一声“妈妈”和“爸爸&rdq... 【阅读全文
  前天回家,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托我给其爷爷捎一些新年礼品。满满的一包,品种倒是不少:新郑的大枣,新疆哈密瓜,开封的年糕和一些其他地方的土特产以及两瓶包装简易的白酒。东西虽多,但不可否认,这些都是在市面上很容易买到的,我粗略计算了一下,总共也... 【阅读全文
  第一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泪,爹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说“儿呀,咱不哭,咱好好复习复习,明年考上去,啊?”  第二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泪,爹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 【阅读全文
  秀秀今年13岁,在镇上读初中,是个品学兼优很受老师喜爱的尖子生。秀秀的小日记本上写着很多人生之最,其中最喜欢的人是爸爸。秀秀的老爸是镇上建筑队的工人,老是在城市里建高楼大厦,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跑个不停。她很羡慕爸爸去过那么多大城市,这... 【阅读全文
  如果老汤还活着,现在也该是60多岁的老人了。我当片儿警那会儿,老汤不过40多岁,留着分头,高高大大的身材,干瘪的嘴角总爱咬着半截烟,眉头总爱凝在一起,似乎总有满腹的心事。  老汤每天晚上在单位看夜。白天我常在楼群里看见老汤那悠闲的身影。... 【阅读全文
  大二的时候,他的生活就像一幅乱七八糟的调色板——逃课,迷恋网游,喝酒,和外校女生恋爱,很忙,但都与学业无关。  这样的颓废,不求上进,自己并不是没有警醒,只是计划容易,执行好难,他还是会隔三差五地玩个通宵。  暑... 【阅读全文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在西南一个小城市做“棒棒”。  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应该说,他是幸福的,他也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份幸福,直到有一天,他带着女儿去郊外游玩,女儿的手不小心被割破了,血流不... 【阅读全文
  吴京,前台湾“教育部部长”、前台湾成功大学校长、美国流体动力学专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同时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这三个儿子分别毕业于斯坦福、布朗等著名学府,现在四十出头、事业有成。但每当夜深人静,浮现在他脑海里的... 【阅读全文
埃迪•盖尔从小就很不快乐。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是身高1.8米的大个子,自己却是个身高不到1米的侏儒。在学校,他坐在最前排,同学们都比他高出几个头。在家里,那3个大个子也都是俯视着看他,总把他当个小孩子。  埃迪&... 【阅读全文
 在他心里,我永远是他最心疼的小女儿。  一  “吹牛王”这个名字是我给他取的,因为他太喜欢吹牛,无边无际的,常常让我啼笑皆非。  比如,小学六年里,我唯一得过一次奖状,是在作文比赛中得了三等奖,可他却把那奖状裱起来... 【阅读全文
我的青春如此逼人,而那个给了我生命与宠爱的男人,却来不及等我爱他,就迅速老掉了。  他40岁的时候,才有了我。按照家乡的风俗,要给左邻右舍送染得红艳的蛋。他兴致勃勃地去市场上买来很多光亮饱满的鸡蛋,自己在家里煮,然后用廉价的颜料,将每一个鸡... 【阅读全文
我父亲是拉板车的。板车就是木架子车。  拉板车很辛苦,父亲每拉满一车钢筋、铁板,腿上的青筋就鼓起老高,像要爆炸似的。其实,这叫静脉曲张,是长期干重体力活所致。静脉曲张痒、疼,让父亲难以忍受,他不得不去医院看病。  那一次,父亲在医院里看到另... 【阅读全文
有句英文这样说:“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now the white”,意即“绯红的花瓣和雪白的花瓣如今都睡着了”。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意象像极了爹爹为我们...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