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导航

小故事

我是一个普通中学生,叫陈启正,也叫陈环境。因为有个不寻常的父亲,我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我的父亲就是中国首善陈光标。  当父亲这些年累计捐款13.8亿元时,许多人向我投出羡慕、钦佩的目光。他们羡慕我有个亿万富翁父亲,钦佩我的父亲是中国首善。然而... 【阅读全文
 爸爸过生日那天,我和朋友说说笑笑到半夜。爸爸今天来看我,买了一双新棉鞋,很暖和。这个冬天,烫了手又冻了脚,妈妈要来看我,我怕我妈晕车没让。爸爸没换衣服就匆匆赶了过来给我送棉鞋,不经意低下头,爸爸没穿棉鞋,穿了一双很薄的皮鞋,还说... 【阅读全文
  1  我的出生有违父亲的意愿,他一心只想生个大胖儿子。我这个丑丫头的到来,让他唉声叹气,让他在朋友中抬不起头来。小时候,我不记得他曾抱过我。深刻的印象中,是他常把邻居家和我一样大的小男孩抱在怀里一阵亲热。我站在他的身后,羡慕地瞪着那个男... 【阅读全文
门口有一棵老树,犹如一位耄耋长者静静地立在庭院外。苍劲的树干深深地扎根在地下,风儿拂动它的枝蔓和叶片,火辣辣的太阳在它头顶悄悄凝视。它就这样守候着春去秋来,不为世事的浮华所动。我跟父亲的隔膜由来已久,他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让人没有接近的热情... 【阅读全文
两场秋雨过后,秋天的意味渐渐浓了。天高了,云淡了,收割后的麦田里谷茬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树叶和花儿凋落了,融进泥土里,回归成树根的养料。每年的这个季节,风儿吹过,发梢起落着凉湿的味道,我穿过清晨的薄雾,心中怀着某种亘古的思念与秋天的气息一起... 【阅读全文
我出生时,父亲已经50岁了。母亲告诉我,父亲当时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8岁时,我开始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父亲载着我要骑一个多小时的车。每天我放学时,他已早早等着送我过去。晚上9点,他再... 【阅读全文
她9岁时,母亲因病去世。那时的父亲风华正茂,是一名车间主任。处理完母亲的后事,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听着他们和父亲在客厅里小声说话,喁喁的,像虫鸣,她躺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她知道,父亲要给她找后妈了。她听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在她小... 【阅读全文
  女儿,你生在麦子飘香的季节。当你大姨把你从手术台抱出来时,对迎面而来的我说:“是个千金啊!”不知怎的,我格外高兴!这可能是我偏爱女儿的开始。还有,生下来你就会眼睛骨碌碌转、四下看。从此你开始观察和认识这纷繁复杂的... 【阅读全文
很多年的记忆中,父亲一直是个活得粗糙的男子。粗糙,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的生活,用他有点江湖味道的一句话,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活一天自在一天。  他脾气不太好,爱管闲事、打抱不平,用母亲的话说,就是爱惹是生非,并且抽烟喝酒,年轻一些的时候,据说... 【阅读全文
父亲很穷,但很爱面子。属于那种别人求他办的事他竭尽全力的办,明知道有很多困难,却还是想方设法的去办,但他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求过别人。这种作风父亲保持了六十年,只是在六十年后的今天,因为儿子,父亲打破了自己的作风。父亲接到信的时候,... 【阅读全文
  我们一直以为自己的幸福上了保险,亲情会永远地存在于我们身边,殊不知,由于自己的错误,我们已经失去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家门、天空,有些情,已经一去永不回头了。  一个平凡的上午,我在屋里翻着自己旧时的物品,因为我要整理出一个大的柜子好存放现时... 【阅读全文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读书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三番五次扬言不读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问题,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妥协。每次去学校看我,会偷偷地塞一点钱给我,给我买喜欢的书,给我买好吃的,给我买新衣服,我知道他是用另... 【阅读全文
  乡下老家的屋檐下,夕阳斜斜地照着。  趴在木椅后靠背上的父亲衣襟反穿,赤裸着略显肥胖而皮肉松弛、“雀斑”点点的背。  母亲操着一枚让我感到既陌生又眼熟的刮痧铜钿,一下一下刮着父亲的背,那专注的神情一如她在菜园里垦... 【阅读全文
  小时候,我觉得父亲就像一棵大树,靠在这棵大树上,我尽情享受父爱的温暖。长大以后才知道,父爱其实还是一味药,有一点苦森森的味道。  一直到结婚之前,我对父亲的依赖近乎迷信,小到鞋带跑散了,红领巾系歪了,大到在学校里和同学打架了,把午餐钱弄... 【阅读全文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老来得子,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存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  8岁时,父亲带我去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等我放学了,他把我送过去,晚上9点钟再去接我。到家时,已... 【阅读全文
  中亚细亚的夏夜到处尘土飞扬,水渠旁的小道上,自行车车轮不断发出枯燥的沙沙声,渠岸上长满了榆树,在盛夏的骄阳曝晒之后,树梢正沐浴在恬静的晚霞中。  我坐在硬邦邦的车架上,紧紧地抓住车把,父亲还让我任意地按车铃儿,它上面有一个半圆形的镀镍铃... 【阅读全文
  自从我成年后,便很少和父亲说话。不为别的,或许因为都是男人,我有些话不愿意对他说起。  自从退休后,父亲明显很孤单。很多时候,我可以在父亲的眼神中读到些什么。他是那样需要我,需要我陪他说会儿话,可我却一再回避。  然而,只要我遇到不顺心... 【阅读全文
  记忆里,父亲从未抱过我、亲过我。同样的,也从没听他说过他爱我之类的话。不会表达感情,似乎是父亲最大的缺陷。    我第一次看见父亲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是在10岁时的一个深夜。那个午夜,我被声音惊醒了。向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醉汉... 【阅读全文
  每天早晨,都会碰到那对父女。稍显沧桑的父亲骑着一辆半旧不新的自行车,后座上坐着他的女儿。远远看去,女孩鲜艳如花,而她的父亲,就像一根树枝。  不由得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童年也是这样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度过的。  上一年级时,有一次走一段上... 【阅读全文
  进入老年的父亲越来越有温度了,他频繁地组织家庭聚会。以前,他是特别小气的一个人,现在,花起钱来毫不吝惜。有一次,他喝了一点小酒,竟说:“我这一辈子,活得太用力、太费劲、太坚硬,如果可以换一种活法,我一定不会这么累,这么苦,也... 【阅读全文
  他在城里成家立业,父亲在家慢慢老掉。“时间像个推子,一不小心把头发畔儿向后推了半尺。”父亲摸着光秃秃的脑袋说。他笑了,心头忽然一软。按他的想法,要接父亲和母亲到城里,不说享福,至少在身边有个照应。父亲说不,以他的... 【阅读全文
曾经过的是一种浮华如梦的生活,曾经在一帮酒肉朋友的簇拥下怡然自得,直到两个孤儿先后走进他的生活,人生的轨迹也随之改变。在平淡和艰难中他才悟出生命的真谛:快乐和享受,其实就蕴含在爱与被爱之间……    有一种生活... 【阅读全文
这是一个中国西部的普通家庭。儿子考入了大学美术专业,一家人为高昂的学费犯愁。无奈,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走进大学艺术系的课堂,给学生们当人体模特赚钱……举债万元送儿子艰难地上大学这位父亲叫杨显明,53岁。今年春节的... 【阅读全文
尧自强考上了名牌大学,可就在他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母亲尧素梅突然病倒了。尧自强慌忙把尧素梅送到卫生院检查。结果一出来,尧自强就觉得天塌了。尧素梅得了淋巴癌,而且是晚期! 尧自强和尧素梅租住在一个平房小院里。平时尧素梅靠&mdash... 【阅读全文
  这次中考,来自小镇的唐勇喜跃龙门考上了省城的重点中学,一下子成了全镇的骄傲。愉快地度过了暑假后,唐勇揣着父亲七拼八凑才够数的学费和生活费,像飞出笼子的鸟一样,来到省城读书。  城里的一切是那么的新奇刺激,让唐勇大开眼界,慢慢地他觉得时间... 【阅读全文
6岁的时候,母亲指着一个男人说,以后他就是你的父亲。  6岁的时候,生父因车祸去世了,母亲带着她走进了另一个男人的家,并告诉她这就是她父亲。  那个陌生的男人,那个苍老的男人,那个长相龌龊的男人,从此成了她的继父。  她望着这个家,哭了。 ... 【阅读全文
十年前,我曾在长途车上目睹过这样一幕。那一天,我从瑞丽乘车往西双版纳。这种滇南最常见的长途车,途中常常会搭载些在半路招手的山民,因此开开停停,颇能磨炼人的耐性。好在旅行中的人大都不会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正好悠悠地随车看风景。 将... 【阅读全文
对我来说,在5岁那年失去母亲后,父亲就身兼两职。当他75岁因肝癌病逝时,我完全崩溃了。我是希望他能一直活着,但现在我得被迫面对他的衣柜和五斗柜抽屉,丢掉或分送掉他的东西,因为一个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传些什么东西给需要的那些人。 我... 【阅读全文
我的童年结束了 5岁那年,妈妈猝然离世,我的童年结束了。 处理完妈妈的丧事,爸爸把我托付给阿姨(保姆)照顾。阿姨人很好,就是喜欢喋喋不休。趁我在房间里读书画画的时候,她总要暗自垂泪,嘴里还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妈妈的好,有时还... 【阅读全文
拯救车祸儿子 山村老夫妻举债70万 2006年3月18日,浙江省台州市阳光明媚,一切显得春意昂然。刚满23岁的付学朋做梦也想不到,就在这生机勃发的季节,一场飞来横祸,竟会让他年轻的生命倏然枯萎!当天下班后,他骑摩托车行至...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