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记“王昌锋”就单单记“王昌锋”,何必牵扯那么多其他的人。人一多想法就很乱,想法一乱就很容易说一些废话,类似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种,貌似很煽情却极其不靠谱,还会被别人误以为我在怀旧,我讨厌被误解为怀旧,你想啊,我这么薄情!王昌锋只是我高中的一... 【阅读全文
昨天在县城新买了一条裤子顺便拿到裁缝店里改短一下,店主是一个近五十岁的女人,她的女儿抱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坐在店内。店主很客气,见了我说“请等一下。我给小孩热点稀饭。”还未等我回话,她女儿就说“他刚喝牛奶,那能饿得这样快哦。”店主说:“15点了... 【阅读全文
莫来由的就记起了龚爷,老人家去世都快二十年了吧!在第一场冬雪降临的夜晚,很突然地就想起了龚爷——一个很快活很独特的鳏夫。龚爷身材矮而瘦,脸上一个鹰钩鼻子,一双浑浊狭小的眼睛,一张嘴超出了比例,很不协调地嵌在脸上,下巴上生着几缕略显黄色的胡须... 【阅读全文
那天,你笑嘻嘻的跟我说,儿子不听话,又咬你手指了。看着你灿若桃花的脸,一时哑然失笑,不为他的顽皮,只是想不到,苍桑若你,也能突然沉静到如此安逸。于是,未经你允许,我把这个故事写在这里,不知当你看到时,又会是何种心境?文/烟儿我不清楚你是如何... 【阅读全文
早就要在王同学家聚会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到今天,这个聚会终于进行了,大家一致决定在王同学家吃烙烤。深秋,毕节的深秋仍然是毛风细雨。下午三点半,到了王同学家那充满诗意的庭院。进得门来,一阵冷风将那各种绿色的垂钓植物吹得掀开那婀娜的枝条... 【阅读全文
长沙市天心区黄土塘小区徐明亮有一天,一个流浪者对于自己的命运实在不堪忍受,便来到一座教堂,请求神允许他和别人交换命运。神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对自己命运完全满意的人,你就和他交换吧。”按照神的指示,流浪者出发去寻找了。他遍访城市和乡村,竟然... 【阅读全文
一位书法家的情怀字如其人。这位年近古稀颇具书法成就的书法家,他的书法作品啊,刚劲、洒脱,透着一股秀气;其人呢,哈,活脱脱一个老小伙。身板硬朗不说,精气神给人一种年轻气盛的刚强感觉。想必年轻时很英俊呢!人是应该有点精神的,这话一点不假。他的书... 【阅读全文
在我上初中的这三年,可谓真是我人生极为幸运的三年。在这三年中,我有幸受到了三位好班主任的教导。为我以后的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在心里时刻未将他们遗忘,而是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供奉在灵魂的最深处。我初一的班主任是刘政国老师。他是教体育出身... 【阅读全文
形形色色,单看外表很难分辨出一个人的优与劣。但当精神上的交流远远胜于物质上的交流后,大概都会变得清澈见底。回家的路上偶遇一位街头艺人,当他站在我面前时与其他人无异,只不够头上多了顶破了的草帽,衣服上有些污垢,怀里还紧紧抱着把年代有些久远的二... 【阅读全文
我不是个坏女人,我只是很容易感触,很容易流泪。包括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依旧会想起许多。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个很关心的自已的人。我不想说太多的感动,那样我会深陷沼泽。我不是个坏女人,我也想让一个懂我的人,在我难过时能紧紧抱着我。我只是想有一... 【阅读全文
她回来了,真的又被送回来了,被她的第二个丈夫送回来,听说是用农用三轮车送回来的。亲戚本家都在议论,村里的人也在议论。听说伴随她一同回来得还有一个很大的行李箱。她是我的一个堂姑。那时我不知道一个女人被丈夫用三轮车送回来是什么概念,但通过别人的... 【阅读全文
在北京当保安的那些天,我住在地下室,宿舍里算上我一共六个人。而当中属老牛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老牛留着寸头,皮肤黝黑,瘦瘦的脸。胡子总是刮得很干净,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胡茬。虽然这个三十八岁的安徽人,岁数比我们大很多,但是他称呼我们却都是兄弟... 【阅读全文
我叫篱落, 一个典型的双鱼座女子、 喜欢旅游、喜欢行走、 偶尔幻想一个人去流浪、 自问我不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人、 身边却有着很多人疼爱着我。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平凡且世俗的女子……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子、 不喜欢别人议论我... 【阅读全文
石秋之坚,高风亮杰文责:王小林。(缅怀石秋杰老师)作者:王小林(龙人、凌云)文章背景简介:石秋杰,女,教授,博士生导师,生前是南昌大学理学院化学系教师。2011年5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48岁。多年来,她坚持党的教育方针,爱... 【阅读全文
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思绪便不自觉地飘了.公交车上,来来往往的乘客很多,他们大多看起来一脸的漠然,而我在会心的微笑.别人都说我不笑的时候更好看,而偏偏我是个爱笑的人.啊!生活,多么美好!下车了,突然被人拽住,回头一看,是他.他说:“美女,带... 【阅读全文
巾帼灵素凝丹青德艺双馨气自华——记我市画院书记、女书画家韩素华为了盖州书画艺术的繁荣,她不息历练,笔耕不辍,令人欣喜,十分引人注目。在我市群星璀璨的书画艺术世界里,她以其雅逸亮丽、才华横溢,被业界赞誉为“巾帼灵素凝丹青,德艺双馨气自华”受到... 【阅读全文
深闺冷面寒雪飘,一朝春去【郭香兰】冰若凝霜,气如寒雨,凭栏一生终究逃不过命运捉弄。本是大家闺秀,也是去过私塾,奈何厄运降临,父母双亡,家产落入二叔之手,自己却遭得勾栏小巷无处去,只能叹吁认命。她不为情,不为怨,一生只落入恨的漩涡。难以忘却落... 【阅读全文
题记:一个城市,或者说一方地域,如果有一个可以算真名士的名医,便是这方人特别的有福气,便是这个城市有了淡定的资本。中医院的康复理疗科人气总是旺得很,几间治疗室人满为患,8:30上班,7:00就很多患者去排队。后来将一层楼的半数房间扩展进来,... 【阅读全文
你是佛,却有着一颗凡心,你是神,却向往凡人的生活。雄伟的宫殿,圈住了你的梦,瑰丽的宝殿,阻隔了你的情丝。滚滚红尘陌上,你,注定是一个寂寞的使者,你可以给所有人带去吉祥,带去如意,却不能将真实的自己展露于世人面前。你是一个寂寞的僧人,寂寞的莲... 【阅读全文
犟人损财,犟牲口损力。这话可真不假,不信?您看王大强吧。有人说时间能改变人的性格,它能把一个人的慢性子变成急性子,也能把一个人的急性子消磨成慢性子。时间能改变一切。但王大强好象是个例外。王大强的家就在一二四团的六连住。这个连队的人不富裕,低... 【阅读全文
夏 不 远勃 崛李和梅是一个机关里的同事。李稳重正直,是单位的才子,是梅心中的未叫出声的大哥。梅俏丽活泼,近乎有点辣,不像饱受过考上大学无钱读的痛楚,她是单位的才女佳人,是青年人注目的一朵鲜花。李和梅的家,分别都离单位较远。能者多劳,李常忙... 【阅读全文
最叹热血饮恨亡——记福州籍摄影家陈正青先生历史的脚步不会因人间世事的轻重缓急而停留或加速,历史老人旁若无人地按照自己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人们一旦回望历史,就能发现许多事已被时间淹没。岁月,冲刷着人们的记忆,将许多曾经生动鲜活的历史慢慢... 【阅读全文
又一次踏上了归途,记不清是第几次伴着火车的轰鸣和衣而眠,辗转反侧,思绪万千,却又静谧无声。夜幕下,窗外的灯光忽明忽暗地划过车厢,像儿时电影院里的片头,经历、记忆、回眸、顿悟或许都起源于这片头吧。起身,揭开幕布,一阵寒气袭来,北方的冬季似乎还... 【阅读全文
绿叶淡花自芬芳,深山庭院抱幽香。惠质不堪逐流水,露华何妨润愁肠。何人轻步踏小径,几杯残酒倾三江。怜花还需解花语,花魂诗魄传潇湘。”《兰花咏》 ——-题记 如兰的女子,是那祯入了宣纸的淡墨。深深浅浅里,闲适且随意的舒展着风姿。绿叶轻摇里... 【阅读全文
快有五年没有见疤疤了,今天突然间就在县城的街道里碰见了,我们两人都很惊喜这次的相逢,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道牙上,很是兴奋地说了许多话。疤疤的腔口依然沙哑,尖细尖细地刺耳,吸引了不少过往的行人。我们才不在乎人们的异样目光呢!快五年都没有见了,今... 【阅读全文
岁暮,我还是在远方岁月静好,年华似水清清淡淡,从从容容,心向暧阳,如此就好在路上,在旅途也许就是我的宿命停不了也回不去总是向着自由向着远方喜欢一个人的旅行很享受那种孤单的自由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国家我,只是一个过客只是一个听着音乐拿着相机自我欣... 【阅读全文
这个朋友自认识已快有二十个年头了吧,相差不到一年,却是两个年代。以前哪里懂90后,印象里只记得她的妈妈曾经拿着鞭子追着一路让她上学,而她却也会一直一直哭很远下去,只以为她希望她爸妈可以送。在教育方面,我不承认她的爸妈过分宠溺了她而让她慢慢养... 【阅读全文
我们的监区,诞生于五月十八日,年轻略显稚嫩;我们的监区,拥有近50%的老民警,沉稳而又踏实。年轻的生命如此渴望着成长,而她们,能引领年轻的生命披荆斩棘,她们,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一批批年轻同志,她们,是我们身边可亲可敬的老同志!“放心,我来”张... 【阅读全文
那个佝偻的身影是我的爷爷,身材瘦小,拄着拐杖,面目慈祥却又带点迷茫之色,微迷起眼睛,眺望远方,脸上的皱纹似乎刀刻一般的深,仿佛可以夹住世间万物,从他脸颊的眼角里,可以看出那曾经饱经沧桑的眼瞳,青灰布衣总是他最喜欢的衣服,他的衣服似乎与现代衣... 【阅读全文
外婆今年七十四了,身体还是不错的,农活,家务活,干的都很利索,走路很快,印象中每次跟她一起走我都赶不上她。外婆很忙碌,总觉得她太辛苦了,我想她都劳碌了几十年了,让她闲下来不做事,她可能都不自在了。也许是有段时间没见了,昨晚梦见外婆了,梦时的...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