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老人的儿子,如今,正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没有亲人的陪伴,见到的都是医生护士忙碌的身影。他,是因为脑出血,妻子打电话由120送到医院的,昨天,已经做了手术。现在,想说话,只能依依呀呀,别人听不... 【阅读全文
关于母亲,写过的估计只是小学的作文或日记里。记得那时曾暗暗写到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虽然连好日子是啥都没深切点的认识。那会,母亲总是早起,厨房是她一天的开始,在烟熏灶膛下蒸出的木桶饭,在大铁锅里烧出的菜肴。我们两个小的,总是理直气壮的责问... 【阅读全文
据说,教兰如今像猪一样地活着。从蓝布单衫领口上冒出半寸长的脖子,上面是一张细皮嫩肉的国字型脸,每有村人叫一声“教兰,又到哪里去?”他便缩头咧嘴一笑:“上永红圩。”“是不是去看小兰啊?”“嘿嘿,别打笑。”而教兰脸上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了。这是20... 【阅读全文
冬天又到了。如果在我故乡的小县城,寒冷的偏北风早已抖落一冬的树叶了。然而这里是城市,多得是长青的美化树,这些树是能抗寒的,即使冬天里最严寒的冬雪落下了,树上的叶子依旧可以绿油油的招摇。可是我爱的不是这样的冬天,我爱的是我远在乡村县城里拥有哀... 【阅读全文
新斯是我同姓爷爷的儿子,小的时候因高烧用药太重,病好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傻子。我的那位爷爷得了癌症,在新斯10岁时去世,新斯的哥哥也早早的成了家,至今他仍和妈妈生活在一起。我经常见到他骑着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从我身边嗖的一下穿过去。双手紧紧握... 【阅读全文
伟人的家乡情怀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故乡就是生我养我的那个地方。谁没有故乡呢?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习仲勋戎马倥惚,革命胜利后就一直在大地方为国操劳。故乡对他来说怕只是个籍贯了。然而他的祖籍并非富平。富平是他的出生地。大人物跟普通人一... 【阅读全文
老关这个人认识老关这个人很久了,网上认识的。不过我还真的不了解他。昨天半夜醒来怎么也睡不着觉,干脆起来找个人聊天,我想。不过半夜两点多大家都在温柔乡里睡觉谁会在线呢!“你还没睡呀?”老关问我。“是呀,是呀,睡不着”我回答。“你不也是没睡吗?... 【阅读全文
2012年8月25日,人类第一个踏上地外天体的人,美国前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在俄亥俄州他的家中去世,享年82岁。43年前,39岁的阿姆斯特朗作为“阿波罗11号”飞船的指令长,和他的两个伙伴经过4天的飞行从地球来到月球的上空。“鹰”登月舱从... 【阅读全文
她是民国女子,一身诗意,拥有超人才华,却绝世凄凉;她是上海作家,一世盛名,擅写纯白月亮,却从不团圆;她是乱世巾帼,一心求安,期盼岁月静好,却孤独老去。一颗文坛巨星陨落,黯然了几代年华,她是最豪华却又最可怜着的张爱玲。 【阅读全文
老男孩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他崭露头角;2000年悉尼奥运会他大放光芒;2008年北京奥运会他重塑辉煌。他就是那个昔日的追风少年,如今的老男孩————王治郅。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一个少年横空出世,他是队里最小的,只有十九岁。在和美... 【阅读全文
昨天是感恩节,也许是老天的眷顾吧,昨晚我的姨妈清晰的走进了我的梦乡了,让我再一次在梦中与我想念的姨妈相会,虽然我与姨妈阴阳两重天,无法在听到姨妈那亲切的话语,但姨妈的音容笑貌总是浮想在我的眼前,真的好想念他老人家呀!姨妈已经离开我好多年了,... 【阅读全文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阅读全文
王葆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传承者,也是著名的国学大师、方志学家。他在文化上的历史贡献赢得了世人的尊敬和纪念。王葆心先生逝世后,董必武主席亲撰挽联“楚国以为宝,今人失所师”,对王葆心的一生给予了高度评价。1868年,王葆心生于罗田县一个以耕读... 【阅读全文
记得第一次叫伟伯,怯怯的,伟伯却朗声应答,自卑腼腆的我无比高兴,伟伯把我当自己人了。后来知道,谁都可以叫他伟伯。有一段时间我表现不好,让诗社的贵老师不高兴。待到诗社活动,不得不去,但不敢晃到贵老师面前伟伯看到我的怯懦和害怕,应酬的空隙,笑盈... 【阅读全文
前不久外婆来了,是因为感冒了在家里躺了两天,我妈她们去接来的。那次我见到外婆是在我妈家楼下,我去贮藏室放电动车,就看见外婆在那坐着,我姨夫他们站在跟前。外婆额头上的皱纹很深,就像刀刻的一样,齐耳的短发用发卡别在耳后,从我记事起,外婆就一直是... 【阅读全文
前几天,和我弟去仙桃,在新华书店碰到了以前高三班的两个同学,他们先认出我的。两年了,起先我有点不记得他们的名字,后来狠狠的回忆才慢慢的浮现。老同学见面,总是有太久说不完的话,我们相互问候着两年来个自的生活和一些经历。最后由于两点半要拿医院的... 【阅读全文
老周,近五十岁的年龄,是快递队伍中的长者,也不知道他为何这把年纪了还要从事这种四处奔波的职业,但是,从他脸上挂着执着和满意的神情来看,这份工作他可能会干得很长。老周喜欢戴个帽子,帽子不贵,是那种广告宣传帽的一类,夏天,汗水顺着他的帽檐流淌到... 【阅读全文
今天想起许多往事,忽然想写写华姑。 ­华姑是我姑婆的女儿,排行老八。姑婆当年是“地主婆”,姑公早早撒手人寰。姑婆没有男人、长期被当作专政对象,家庭穷得一贫如洗,可以想像得出她带着八个孩子活得有多艰难。华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 ­穷人的孩子... 【阅读全文
狗儿,本姓纪,名建生。但他的大号知道的人不多,叫的人也很少,倒是他的乳名,村子上的大人小孩都记得深刻。几十年前农村生小孩取乳名,都兴叫什么狗儿、猪儿、牛儿之类的,说是这些家畜命贱,生命力强,给小孩取个家畜名,易养。,所以狗儿的父母给他取了个... 【阅读全文
故乡卢集长期以来一直是较为贫困的乡镇,这是勿须置疑的事实。从当地的民间小调,诗词歌赋中都可找现许多关于卢集人对贫穷反抗的描写,让人们对当地老百姓那种淳朴敦厚的情怀而肃然起敬。我认为卢集最具有贫困特色的地方应该还是在洪泽湖畔,那些沿湖村庄几乎... 【阅读全文
在童年中,令我敬佩的人又很多,如:无私奉献的警察叔叔、自强不息的残疾人、每天辅导我们的教师……但我最敬佩的人还是清洁工。他们无论是再炎热的酷暑,还是在冰冷的寒冬,他们都在任劳任怨的工作着。他们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他们不仅把干净的... 【阅读全文
2013年元月2日,漫天飞雪。去妈家吃饭,爸跟我说,村里又有七个人去世了,有姜留。“姜留?”我的心为之一颤,“怎么去世的?”“听说是睡过去的。”“在哪里?”“在家里。”记忆里姜留的家,在一个背阴处,大门朝西,三间草房。说是大门,其实没门,只... 【阅读全文
乡下的二姐打来电话,说家里的房子做好了,让我们回去看看。我知道,二姐一般是不打电话的,既然打了,说明事情对她很重要。所以虽然路途遥远,但恰逢长假,我就爽快地答应了,毕竟也有一年多时间没见到她了。记得上次与二姐见面,是因为她口腔溃疡长期不好,... 【阅读全文
乞丐,在所谓的上中下三等"九流"中被列为"下九流",与光鲜亮丽的戏子和圣人孔老二并肩齐座。虽然作为一个古老的"职业", 却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的主政官员会说自己的管辖区内"... 【阅读全文
2013年2月15日19时16分,我女儿打电话问我在干啥?并告诉我说:您们单位的巡山工上了中央一台新闻联播了,问我看没?得知这一消息,我差点跳了起来,并埋怨我女儿怎么不在正播的时候打给我。当时,我正在赶写一篇新闻稿,错过了好机会。这已经是我...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诗里诗外余秀华》的人物通讯,深深地吸引和打动了我。主人翁不平凡的坎坷人生路,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据报道,38岁的余秀华,是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人。因为出生时倒产,脑缺氧而造成脑瘫,余... 【阅读全文
这次回到家,头一夜就让我无法安静地入睡。大地已经沉静了,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夜,一片寂静,我躺在床上,思绪由从前到现在,一股脑儿的全乱缠在了一起。黑色笼罩了一切房屋,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群星那晶亮的脸庞... 【阅读全文
民国的古镇江南,烟雨迷离,青石铺就的街巷,绿苔漉漉顺水滋长,古老建筑傲然耸立, 厚重而沧桑。有一位如莲的女子, 一身白衣素裙,飘逸而来又飘然而去,在幽香静谧中孕育她优雅的风姿,满腹尘封的诗词残章,让这位多情的女子,在这样一座古雅阁雕的城市落... 【阅读全文
  此刻的二小姐,在距离我快两千公里的台北某个闪着亮光的房间里,没有入睡,因为我刚和她聊天来着。她应该专心地盯着屏幕上的照片,是今天在天空里翱翔的纪念。照片里有两只浮在天空里的滑翔伞,像倒挂起来的微笑,二小姐在上面一定激动得大声尖叫,挥舞着... 【阅读全文
我走过一条尤其繁华的街道,那里有着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穿梭在这个嘈杂的街头,发出各种我所没听过的口音。街边有一所二层楼高的房子,在那里进入进出的人特别多,其实我知道那个地方不是什么好的地方,甚至对我来说有几分淫秽,因为那里压根就是一个...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