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德爷

发布时间:2016-09-29 20:15:27 来源:网络

中秋节回了一趟老家,老家在山区。不到一百米路就要到家了,在这里,我遇上了德爷。

德爷肩扛一袋稻谷,躬着身子往前走,看样子很是吃力。我叫了一声:“德爷,去做么事?”德爷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我一眼,显得很吃惊的样子,说道:“旺伢,回来了,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哦。公路上有个老板在收稻,我去卖点。”

是的,我有好几个月没回家了。主要是人越来越懒了,就是有点空闲时间,也不想动身。若不是一年中有几个节日在催我,回家的次数有可能更少。想起来心里有点酸酸的,对不住一个人独自生活在老屋里的父亲。

德爷边说边放下肩上的稻谷。我递上一支烟,为他点上火。我知道,德爷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抽纸烟。所以,我每次见到他,第一件事就是为他抽上一支烟。我问:“德爷,您家稻够吃么?怎么还有卖啊。”德爷习惯地从嘴里吐出一圈烟,漫不经心地说:“屋里有好几家都出门了,他们家田又莫得人兴,我在家又莫得多事做,就拣路近的田来兴一下。今年还算好,能卖个两千斤吧。”我望着那张刻满岁月印迹的老脸,心里一寒,提醒德爷:“德爷,您这把年纪了,重活累活就少做点,也该歇歇,别忙坏了身体。”德爷一脸的不在乎,嘿嘿地笑着说:“你这伢,人是个‘骆驼’哦,不做点事还真不快活,歇下来不是这痛就是那不舒服。”

德爷别在腰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收稻的老板来催。德爷边收手机边小声嘀咕:“这个死老板,早不来,迟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他弯下腰,双手提取地上的稻谷,熟练地往肩头上一撂,还不忘回头对我说一声:“旺伢,来家一次也不容易,今天就在家歇一夜,夜里我上你家去。”

弓着背,走路一瘸一拐的身影逐渐离我远去了。

德爷是我老家邻居,和我是一房的,辈份大我一辈,因名字里有一个德字,我们这一辈的都叫他“德爷”。久而久之,就连辈份比他大的都管他叫“德爷”。德爷也很乐意人家这么叫他。

标签 德爷

信息标题: 德爷

链接地址: http://yongkao.com/sanwen/xierensanwen/11

版权声明:《德爷》的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转载或引用时请保留版权信息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