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小时候父亲经常拉着我的手上街,我从后面仰望父亲的头比天边的白云还要高。而现在的父亲却比我矮了半个头,因为父亲的腰弯了,尽管这样父亲还是硬朗地说:"我还行,身体还没换过零件。";年近70的父亲现在还坚持每天上班下班,就象我们车间里的冲床一样一... 【阅读全文
无愧主人翁,可贵责任心——记浙江明凯照明公司电器部叶中伟经理浙江明凯照明公司(下称“浙江明凯”)电器部叶中伟经理在浙江明凯堪称“百事通”,无论是各制造部,还是行政后勤部门,凡是遇到设备装卸、机器和水电气线路故障等麻烦事,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说... 【阅读全文
梁平吹鼓手李忠文李忠燕[1]“梁平吹鼓手”是一种“非遗”技艺,属于上层建筑范畴,但上层建筑至今未将“梁平吹鼓手”纳入“非遗”名录;李忠文,算得上“梁平吹鼓手”领域的传承人物,但“非遗”中心至今尚未认可他的“非遗”身份。“梁平吹鼓手”和北方的... 【阅读全文
李文旺为多少人写过文章,可是,竟然没有为我的女儿写过文章。女儿的性格比较接近于她的妈妈,低调得很,我也曾经说过给她写篇文章,可她却说:“爸,还是别写我了吧。我年纪轻轻的,也没有做出过什么贡献,也没有什么好写的。”于是,一晃就三年,尽管女儿给... 【阅读全文
平凡岗位显身手别样舞台写青春——记上海明凯照明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助理施城【人物档案】施城,现年28岁,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2007年10月进入上海明凯照明有限公司,历任总经理办公室文秘、物流部订单管理、技术部技术管理。现任技术中心主任助理... 【阅读全文
兢兢业业做事踏踏实实做人——记上海东利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洗涂工段长共产党员陶伟光陶伟光,男,1962年3月出生,1984年7月入党,同年从部队转业进入上海东利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的前身保久灯泡厂,先后从事人事管理、生产管理等工作,现任生产制造部洗... 【阅读全文
我们家的老奶奶文/长工盗车我们家的老奶奶今年95岁。文化程度不清楚。老奶奶一生未育,但收养了两个孩子,还认了多个干儿女。听老人说,老奶奶早年是结过婚的,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正是老奶奶长得水灵水仙的时候,整天搂抱她的那个男人突然觉悟起来... 【阅读全文
我的二孃——写在二孃六十岁生日前二孃是我丈母娘的妹妹,是我夫人的二孃。二孃务农,家离县城老车站很近,不到1公里,算是在县城较好的地段。刚认识二孃时,二孃三十六岁,姑爹因病去世后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小表弟才几岁。在农村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三个小孩... 【阅读全文
事情得追溯到32年前,我从父亲手中接过他辛辛苦苦扛了近30余年的捣镐、耙子,顶替分配到原来的小站工区从事线路养护工作。当时,工务职工中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养路工,三件宝,捣镐、耙子、破棉袄;烈日晒,寒风咬,连个老婆也难找。于是心中苦闷,产... 【阅读全文
骆宾王(约640—684),婺州义乌(今浙江省义乌市)人。早慧,七岁能赋诗,有“神童”之誉。早年随父游学于齐鲁一带,有志节,以诗文著称,与当时著名文士王勃、杨炯、卢照邻齐名。曾在道王李元庆幕府中供职,后又历任武功、长安两县主薄。此间曾随军到... 【阅读全文
中秋节回了一趟老家,老家在山区。不到一百米路就要到家了,在这里,我遇上了德爷。德爷肩扛一袋稻谷,躬着身子往前走,看样子很是吃力。我叫了一声:“德爷,去做么事?”德爷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我一眼,显得很吃惊的样子,说道:“旺伢,回来了,好长时间... 【阅读全文
你从梦中走来,不着一丝尘埃。你是那株遗世独立的白海棠,你是那株孤标傲世的残菊。你的美,无法用言语诉说。你是由眼泪做成,你一生的泪都给了他,你最爱的那个人。你,为他生,为他活,为他死。只是可惜,在你死的时候,他成为别人的新郎。你,林黛玉,我还... 【阅读全文
丑子现在活着应该五十多岁了吧!记忆中的他个子高高的,身体壮壮的,长着一个大大的蒜头鼻子,脸上布满了糟疙瘩子,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因其相貌丑陋,大家给便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丑子”。小时候每当放学路上遇到他,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地喊他的绰号,这时的他... 【阅读全文
那位乡下女人当我提起笔决定写下这段文字,写下那位乡下女人的时候,我却犹豫了。面对着薄薄的稿纸,我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下笔。也就是说,我不知道写作的“切入点”在什么地方。因为,我对她了解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加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交谈了不到三个小... 【阅读全文
爷今六十又四,命过半百,岁逾花甲,正值昂首俯生之年,却患此重症不治之疾。感叹天不恋眷好生,命不照顾良人,修罗无恨,阎罗无情。余独立于苍茫之人世,悲看命运之无常,爷今消弱,是如落日关闭于山外之冈,黄花渐逝于泥土之乡。心中百般侧隐,伤心以致呕吐... 【阅读全文
屈原现在,我的魂魄落在哪里?身体,留恋着尘世的血肉。——题记黑暗还在苦苦守候着无穷无尽的黎明,孤独的时间,缓缓爬上岁月的额头。黎明,啊骨头一样坚硬,信念一样执着。在美伦美奂与金碧辉煌里,我想象着亿万个燃烧的生命,把希望点燃。地平线,耀眼的火... 【阅读全文
张张杨应民张张是我不满周岁时来到我们家的。她姓张,那个时候成都人管保姆只复称她的姓氏,所以张张的名字我至今不知道。我只依稀记得她白净微胖的脸,很和善的眼睛和整齐的短发,上身穿着打布绊的斜襟阴丹蓝布衣服。她的年纪不老,但也不算年轻,回忆起来怕... 【阅读全文
(一)老唐一大家子就老唐一个人。确切地说,老唐一大家子就老唐一个是人。其余几口子是三条狗五只猫一窝小鸟,一只黄鼠狼两条小蛇一缸小鱼,还有一只小山羊。本来学校是不准养狗的,不知哪一天有个学生在上学的路上捡来了一条流浪的小狗送给了看宿舍区大门的... 【阅读全文
李文旺给多少人写过文章,竟然没有给李宝旺写过文章,其实,不管是我从江西省卫生学校读书时到江西医学院去玩,还是我工作以后回老家,对我最客气的还是李宝旺。李宝旺有点像宋丹丹小品里说的台词,他似乎和火有缘。在他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他坐在内有炭火的... 【阅读全文
苏岁球是一个农民,一个不同于一般农人的农民!这个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农民,其所作所为令我心生敬重,很想为他写几行文字。初识苏岁球是在2003年的秋季。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秋日,一个身材略显单薄,面色黧黑,形象有点猥琐,三十来岁的男人找到我任教的学... 【阅读全文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次回老家探亲,车到镇上,我便有了徒步回家的想法。所好现在探亲不象以前,大包小包地领着。现在只要给长辈些钱就可以了,超市都开到了家门口,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家离镇上不远,翻过一架山梁就可到了,顺便可以看看风景,寻觅些小时侯的记... 【阅读全文
梁茂三和尤德是同窗好友。当年尤德的父亲在茂三外祖父家做私塾先生的时候,茂三在外婆家给表弟陪读,尤德随父亲在私塾念书,两人就很投脾气。茂三脑子好使,其他学生会背《三字经》的时候,他都能开讲了,所以倍受尤老先生的器重,很多时候会给茂三“吃小灶”... 【阅读全文
“劳模酒家”——记著名劳模、台乡园酒家总经理许跃萍被人们赞誉为“劳模酒家”的台乡园酒家,坐落于上海市区西北部的曹杨路上,东临武宁路,西靠中山北路。台乡园酒家的总经理许跃萍,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连续三次获得上海市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被中华全国总... 【阅读全文
他很随意,平时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偶尔的正经一次也是暴躁的开始。有人说他很像一孩子,玩高兴了什么都好,玩不高兴脸上立刻爬满了愤怒,所幸的是这种愤怒过后即散。他时常口无遮拦,想说的话随口即出。激情时刻甚至是脏话连篇。时常身边的朋友告... 【阅读全文
我的老爸今年六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为工作忙了一辈子,早年丧父,家境比较贫寒,在家中排行老大的他把自己的弟妹拉扯大,兢兢业业到退休。除了爱家庭,爱弟妹,我没发现老爸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过着普通且规律的生活,与我的老妈相敬如宾。但后来,我发现老... 【阅读全文
娴静女子文/安然一个女子如果能够拥有一份宁静的性情,那真是很难得的好事情。很多年前,我有个叫亚的女同事,皮肤白皙,长像很是秀气,说话的语调轻柔缓慢,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宁静的气息,好似路边野生的小花。那时候我俩共用一间办公室,还没有配置电脑... 【阅读全文
永无止境立党为公,乐善好义执政为民——记九寨镇党支部书记杨永义一条条宽阔平坦的大道正在延伸,一幢幢新型的农民住宅拔地而起,一股股清澈甘甜的自来水流进千家万户……置身我市南部九寨镇,一个“生活富起来、精神乐起来、生态好起来、镇容美起来、亮起来... 【阅读全文
石板路像一根大而光滑的青藤沿着村前的小溪自南向北延展,每隔两幢青砖黑瓦的大屋,这藤条便向西分出细长的一枝,越过溪水,径直从两屋之间的马头墙下钻了进去,直到村后的山脚,留下一道逼仄修长的青石板巷。站在马头墙下,我常能看见有麻雀箭一般飞过两尺宽... 【阅读全文
我的奶奶今年83岁了,爷爷也快90岁了。两个人却仍然过着自力更生的生活,当然,地是不怎么种了,只有房前屋后的地还在种着。前年回家,看到两个人的生活状况,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奶奶因为伤病缠身,行动不便,走路只能靠着拐杖慢行。洗衣做饭的任... 【阅读全文
都管他叫“长江”,名字汹涌,很亲切、熟悉,以至多年后我亦未知他究竟姓什么,只知他特别会唱知青歌。当年知青中流传一种歌曲,自创,自编,有的结合民歌、古典歌曲、地方俚曲或中外历史歌曲等,演绎而成,我们知青管它叫“知青歌曲”。当年没有“歌手”一词...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