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近年结识了一位警察朋友,好枪法。不单单在射击场上百发百中,更在解救人质的现场,次次百步穿杨。当然了,这个“杨”不是杨树的杨,而是匪徒的代称。我向他请教射击的要领。他说,很简单,就是极端的平静。我说这个要领所有打枪的人都知道,可是做不到。他说... 【阅读全文
我第一次与圣陶见面是在民国十年的秋天。那时刘延陵兄介绍我到吴淞炮台湾中国公学教书。到了那边,他就和我说:“叶圣陶也在这儿。”我们都念过圣陶的小说,所以他这样告我。我好奇地问道:“怎样一个人?”出乎我的意外,他回答我:“一位老先生哩。”但是延... 【阅读全文
  第一次乘夜航船,从绍兴府桥到西兴渡口。  绍兴到西兴本有汽油船。我因急于来杭,又因年来逐逐于火车轮船之中,也想回到航船里,领略先代生活的异样的趣味;所以不顾亲戚们的坚留和劝说(他们说航船里是很苦的),毅然决然的于下午六时左右下了船。有了... 【阅读全文
  伪《列子》里有一段梦话,说得甚好:  周之尹氏大治产,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不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弥勤。昼则呻呼而即事,夜则昏惫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梦为国君:居人民之上,总一国之事;游燕宫观,恣意所欲,其乐无比。觉则复役人。..... 【阅读全文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 【阅读全文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平伯是初泛,我是重来了。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在夕阳已去,皎月方来的时候,便下了船。于是桨声汩--汩,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秦淮河里的船,比北京万甡园,颐和园的船好,比西湖... 【阅读全文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 【阅读全文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肯乖乖地回到各... 【阅读全文
在欧洲,被乡愁折磨,这才发现自己魂思梦想的不是故乡的千里大漠而是故宅北投。北投的长春路,记忆里只有绿,绿得不能再绿的绿,万般的绿上有一朵小小的白云。想着、想着,思绪就凝缩为一幅油画。乍看那样的画会吓一跳,觉得那正是陶渊明的“停云,思亲友也”... 【阅读全文
让我们来做他的“美的导师”。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不同的途径,我们先从最容易,最直接的做起。就是:多带他们接近大自然。观察儿童画,我们可以发现,越年幼的孩子,对自然界的向往越大。他们作画的题材虽然以小我为中心,但是,每一张图上,总不会忘记加上一... 【阅读全文
上一封信里,我谈到居住环境对儿童的影响,有些朋友说,在一个大城市里,无法多与大自然接触,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可是,也有些朋友认为,我们可以想办法改善这一种现象,例如,较远的我们可以力行家庭计划,切实地去减轻人口的压力,较近的,我们可以多增加一... 【阅读全文
幼年时的记忆总有些混乱,大概是因为太早入学的关系,记得是五岁以前,在南京。只因为姐姐上学了,我在家里没有玩伴,就把我也送进了学校,想着是姊妹一起,可以有个照顾,却没料到分班的时候,我一个人被分到另外一班。不到五岁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无能是因... 【阅读全文
那天,当我们四个有在那条山道上停下来的时候,原来只是想就近观察那一群黑色的飞鸟的,却没想到,下了车以后,却发现在这高高的清凉的山上,竟然四处盛开着野生的百合花!山很高,很清凉,是黄昏的时刻,湿润的云雾在我们身边游走,带着一种淡淡的芬芳,这所... 【阅读全文
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可以向他说出这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的忧愁。林间洁净清新,山峦守口如瓶,没有人肯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盛放与凋零。4月25日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在最起初,仿佛仍是一场极... 【阅读全文
二岁,住在重庆,那地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金刚玻,记忆就从那里开始。似乎自己的头特别大,老是走不稳,却又爱走,所以总是跌跤,但因长得圆滚倒也没受伤。她常常从山坡上滚下去,家人找不到她的时候就不免要到附近草丛里拨拨看,但这种跌跤对小女孩来说,差... 【阅读全文
  有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有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世界上许多东西在对比中让你品味。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  不过,无论怎么样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难忘。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 【阅读全文
  远方这个概念是相对的,现实的人往往把相对于自己的居所而言的另一个城市称为远方。于是,我们看多了诸如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的小说,那叫逃向远方,管他两个城市相距多远,哪怕坐火车过去票价都超不过五块钱。我一向认为,这些人没有远方概念,就算... 【阅读全文
  我第一次和钟书见面是在1932年3月,他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见面后老钱开始给我写信,约我到工字厅相会。见面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而我则紧张的回答:我也没有男朋友。于是便开始鸿雁往来,... 【阅读全文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啊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 【阅读全文
  如果第一次没有拒绝了的事情,第二次则更不容易拒绝;如果第二次还是想拒绝的事情, 最好在第一次就坚决拒绝。  不能拒绝诱惑,则很难拒绝灾难。如果心是门槛,诱惑是前脚,灾难便是后脚。  拒绝别人,不可不忍,被别人拒绝,不可不忘。  如果你要... 【阅读全文
  只有完全成熟的人,才有真正的秘密;不太成熟的人,只有暂时的秘密;不成熟的人,则根本没有秘密。  从一定意义上讲,秘密与魅力同在。秘密存在,魅力也存在,秘密一旦公开,魅力便会荡然无存。为了使自己的魅力保持得更久长,学会适当地保留一些秘密是... 【阅读全文
  孤独若不是由于内向,便往往是由于卓绝。  太美丽的人感情容易孤独,太优秀的人心灵容易孤独,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因为他们都难以找到合适的伙伴。  太阳是孤独的,月亮是孤独的,星星却难以数计。  人都难以忍受长期的孤独。意志薄弱的人,为了摆... 【阅读全文
  爱是自私的,喜欢是宽容的。  喜欢很容易进而变为爱,爱却很难退而变为喜欢。  喜欢是低层次的欣赏,欣赏是高层次的喜欢。  我敢说,我很喜欢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下流淌出的每一支曲子;我却不敢说,我很欣赏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的每一首乐曲。 ... 【阅读全文
  在一个充满诱惑的世界里,欲望是咖啡,是美酒,是可卡因,淡泊是茶。  非分的欲望鼓舞人,也戕害人。淡泊,不是没有欲望。属于我得当仁不让;不属于我的,千金难动其心,着就是一种淡泊。  不忧淡泊的生活,并能以淡泊的态度对待生活中的繁华和诱惑,... 【阅读全文
  友情是相知。当你需要的时候,我还没有讲,友人已默默来到你的身边。他的眼睛和心都能读懂你,更会用手挽起你单薄的臂弯。因为有友情,在这个世界上你不会感到孤单。  当然,一个人也可以傲视苦难,在天地间挺立卓然。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面对艰险与艰... 【阅读全文
  花色  婚宴上,喜幢高悬,贺联四壁,在灯光中交相辉映着,如一群司礼的士。宴席已经开着,酒色即春色,一饮便能得意。孩童们不管这些,溜下座椅要跑,被妈妈一把拉住:别走,待会儿要看新娘子!  她坐在镜柜前,美容师正在为她换一款发型:一把快梳,... 【阅读全文
  一年多前,有份刊物嘱我写稿,题目已经指定了出来: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你将会去做些什么事?我想了很久,一直没有去答这份考卷。  荷西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曾好奇的问过我——你会去做些什么呢?  当时,我正在厨房揉面,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 【阅读全文
  下雪天,我们家就喝咸菜汤,不知是什么道理。是因为雪天买不到青菜?那也不见得。除非大雪三H,卖菜的出不了门,否则他们总还会上市卖菜的。这大概只是一种习惯。一早起来,看见飘雪花了,我就知道:今天中午是咸菜汤!  咸菜是青菜腌的。我们那里过去... 【阅读全文
  前些年,美国刚刚庆祝过建国200周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把他们两个世纪的历史表演得辉煌壮丽。前些天,澳大利亚又在庆祝他们的200周年,海湾里千帆竞发,确实也激动人心。  与此同时,我们的苏州城,却悄悄地过了自己2500周年的生日。时间... 【阅读全文
  许多年前,无意中在日本东京一家生活杂货店里买到一个漂亮的布袋,于是,以后每次重游东京,我都会去同一家店逛逛。可是,自从那个布袋之后,我再没有找到称心满意的东西了。  有些东西,的确只会让你遇到一次。  你也有过这种经验吧?因为一次美丽的... 【阅读全文
Copyright 2016 yongk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688号-2